嵌入式Linux中文站

诺基亚土壤的变革:从芬兰到中国


100元的出口商品里有20元是诺基亚的产品,这开始被芬兰看作是一个国家创新体系的威胁。作为全球最具竞争力 的经济体之一,芬兰的名言是“教育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力”。如今,它要在未来的4年时间里,对教育进行50年来最大的改革,希望以此推动创新体系的改变,抑 制诺基亚等企业在国内研发投入的下降势头,摆脱某个领域、单个企业对一个国家经济的主导,孕育为更多前沿技术领域服务的国家创新体系。
“想要从事ICT行业,进入诺基亚等大公司工作的请举手。”当这个问题在芬兰沃萨高级中学高三年级兴趣辅导班抛出,课室里霎时沉寂了,没有一只手举起来。这种情形发生在别的国家,并不叫人惊讶,但这是发生在芬兰。
“不想进入诺基亚”的芬兰人

Juuso是沃萨高级中学的一个学生,他和他的朋友们大多都使用诺基亚手机,他们都以诺基亚为傲,但是他说他不想进入诺基亚工作,周边的朋友也不想。Sazan和他的朋友也是相似的情况。

这种随机的采访结果叫人意外,因为芬兰是诺基亚的故乡,是全球最大的移动社区。这一点,当你到达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的机场,就能快速感受到:诺基亚在机场商店里有很大的柜台区,还可能有移动电话或者通信技术的展览活动。

诺基亚与芬兰整体经济的发展是如此密切相关。最新的统计显示,诺基亚公司产值占芬兰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近4%,出口贡献达20%,相当于芬兰整个造纸工业 的出口总值。自从1997年诺基亚开始稳坐世界通信巨头的交椅,芬兰,这个北欧仅500多万人口的国家,其国家经济的竞争力也开始叫世界瞩目,甚至 2000年到2005年期间有4年取代美国,盘桓在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全球竞争力”排行首位。

但是,移动王国的桂冠,诺基亚全球的速度,正在给芬兰人以及芬兰的创新和教育体系带来压力。

Sazan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不想进诺基亚。“也许是压力太大吧。”Juuso想了好些时间,给出了这样的一个解释。“是的,平时和朋友们讨论,他们也都是 表示不想进入诺基亚工作。但是有最新的调查表明,诺基亚在最想进入的公司里仍然排名第一。也许,大家担心说出来给自己带来的压力太大,担心最后实现不了。 芬兰人是很害羞、很谨慎的。” 王庆一说,他是芬兰中国移民的第二代,正在赫尔辛基一所商业大学就读。

众所周知,除了社会福利之外,芬兰政府最重要的支出是教育与研发,而且集全国之力专注将资源集中在几个重要领域,尤其是信息与通讯工程产业,芬兰人就常自 称他们是“工程师社会”。诺基亚企业高管曾经对媒体表示,诺基亚之所以能够科技独步全球,就是因为芬兰的科技教育出色,总是能找到最好的工程师。

如今芬兰ICT专才的供给,却开始出现了缺口。芬兰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07年有3191名工程类毕业生。但是大学教授Heikki Saikkonen估计,芬兰最近每年大概向ICT产业输送有关工程师1000到1500名,对于产业的需求并不足够,现在芬兰每年需要从海外引进好几百 的专业人才。

关于自身经济的竞争力,芬兰的名言就是,“教育是芬兰的国际竞争力”。如今,它却要进行50年来最大的变革。芬兰教育部特别顾问Iikka Turunen说:“我们需要进行结构性调整,希望创建国际上有影响力的大学,跟随企业的变化,研究机构和研究者能更好更灵活地为私营部门服务。”

国际化方向

目前,芬兰是人均占有大学最多的国家:20所大学和26所职业院校。并且,芬兰的研究者与工作人员的比例,也高于众多国家。

芬兰的教育强调为产业服务,强调研究与实践的交流与结合。沃萨高级中学2008年新增加了物流课程,这是因为沃萨地区要发展港口经济,将需要大量的物流人才,所以从高中开始,有意识地引导更多的学生成为物流专才。

Heikki Saikkonen认为,支持诺基亚这些ICT公司发展的,正是结合实践经验的对产业技术深刻的理解,是从商业以及人力资源角度规划发展的严格教育。

Helsinki Education and Research Area(下称“HERA”)介绍,在芬兰,企业和高等教育机构间,在研发方面也是手牵手般亲密无间,学术与产业间内生的血脉相连,是芬兰创新系统独有的 特征。诺基亚不少的创新都是从学生的毕业论文里开启的。很多ICT学生的毕业论文,都是由诺基亚等有声望的大企业付费支持进行的。诸多ICT公司都在赞助 学院里的研发工作。

诺基亚已经进化成最典型的全球化企业之一,“globalization”成为它发展的关键词。虽然强调与实践紧密结合,但是,芬兰的教育系统却开始呈现 出封闭的流动状态,有大学教授介绍,越来越多的教授都是来自诺基亚等大企业的精英。这似乎跟诺基亚们的新特征出现了脱节。

HERA介绍,芬兰的企业,也许对芬兰毕业的中国学生有特别的兴趣,因为他们除了知道技术上有什么样的问题外,还能发现芬兰和中国之间商业文化以及其他相关方面的区别,能够很好地适应需要不同文化间能力的工作。

但是,数据显示芬兰的外国留学生比例很低,大学里最高的比例是4%,中国留学生仅仅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芬兰现有的国家创新体系给诺基亚和芬兰自身的竞争力开始带来了不适:

诺基亚公布收入报告显示,该公司全球市场份额虽然仍然维持在极高的38%,但是2008年第三季度净收入同比下降30%。诺基亚集团表示,净收入下降主要 因市场份额下降,尤其是其智能手机销售额在北美市场受苹果手机冲击严重。2003年,世界经济论坛在公布当年全球竞争力排行时,特别称赞了诺基亚能迅速采 纳新技术并“孕育了一种创新的文化”。但是现在它在研发创新上受到了大的冲击。

同时,就芬兰国家竞争力自身,在WEF的全球竞争力排行,在2007年后,2008年继续离开首位,跌至第六。

包括诺基亚等芬兰企业,在芬兰国内的研发费用开始不断下降,他们在加速向国外转移运作部门,其中包括研发,这成了Iikka Turunen担忧的问题。他说:“芬兰的研究和高等教育系统,需要为专才和创新发展成为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环境,我们要把小的学校联合起来变成更强的学 校,我们希望有更多更优秀、影响力大的学校。”

国际化正在成为芬兰大学与研究机构增长的重要方向,他们希望引进国际有名的教授,希望提高留学生的比例。

芬兰对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设备进行了调查,初步调查结果让他们自责地发现,芬兰虽然以信息技术闻名全球,但是大学和研究机构却并没有足够的设施。Iikka Turunen说:“我们想要为国际教授准备最好的设备。”

不过,增强国际化研究合作是更为重要的事情。Iikka Turunen说:“国际化研究者低的灵活度,是我们目前的一个弱势。”因此,芬兰教育改革,将要从机制上深刻推动。

独立化改革

目前,芬兰的大学以及大多数的研究机构,相当于芬兰政府机构的一部分,大学教授也等同于政府的官员。他们更多时候首先必须接受来自政府推动的研究任务,极 少的空间对研究项目进行选择。这有利于国家集中研发力量,推进某个领域的研发。但是这样做的弊端开始显现:大学以及研发机构竞争意识不强,而且大学教授作 为国家官员,也更好地享受到了“北欧国家”特有的工作制的福利。

与诺基亚在国内合作的芬兰学者与研究者,大多每周5个工作日,基本上有3个工作日是半休息的状态。这与诺基亚的步子显然不一致。有诺基亚供应商介绍,诺基 亚强调与合作伙伴共同成长,向合作伙伴公开更多的相关规划与资料,共同进行新项目研发。但是在共享信息的状况下,是诺基亚高强度的工作要求。诺基亚每年与 每个供应商都要单独开一两次会议,要求供应商每半年报告进展,甚至要求供应商在其全球各个区域办公室,时差两小时的区域内,必须确保有研发人员随时提供技 术支持。

“我们需要建立以需求引导、用户驱动的创新体系。”Iikka Turunen说,“芬兰的大学都将有足够的资金起步,但是以后将变成独立的机构,与政府没有关系,财务等都将独立,如果办得不好,也将倒闭。”

Metropdia大学,在2008年8月1日起,作为芬兰教育改革先行者启动了新的旅程。据介绍,Metropdia是由两所应用大学联合重组,几个城 市作为股东,学校工作人员不再是政府的官员。Metropdia未来会更加独立,但是没有私营股份,也还没有向私营股份开放的计划。学校的教员们还没有感 受到不同机制运作下的过多区别,他们说:“收入还是稳定的,目前不同的是,我们在选择研发项目上更加自由了。”

HERA解释,在新的变革下,芬兰的大学将要求在国内的服务中有更多的主动独立的决策空间,从长远来说,他们希望能够更好地对产业的要求作出反应。

不过,在跟上企业的变化之外,芬兰的教育改革也在试图作出新的格局变化。HERA介绍,在研发越来越国际化的变化下,国内的研发部门将聚焦在更为保险的领域,就是一些前沿科学。前沿技术的投资,是一种继续保持创新活力的方式,并且避免集中在某个产业的风险。

目前,芬兰创新体系过于集中在某个产业、单个企业,这被Iikka Turunen视作对一个国家创新体系的一种威胁。

本文永久更新链接:http://embeddedlinux.org.cn/emb-linux/industry-news/200901/16-491.html



分享:

评论